教育新闻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大兴消毒现场:队员每天走4万步,防化服能倒出一升汗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6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结束了对一家食品厂的消杀工作,脱下防化服,冯宇犹如从水里钻出来一般,不仅背心短裤湿透,还从防化服的裤管里倒出了一升水,那是他连续工作2小时后流的汗。顶着33摄氏度的高温,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大兴蓝天救援队十几名队员一个多星期来都是这样度过的。

西红门镇是疫情高风险地区之一。从6月12日起,副队长冯宇和十几名队员奉命对大兴区农贸市场、餐饮酒店、公共道路进行消杀。随着确诊和疑似病例陆续出现,他们又面临更为艰巨的任务??深入确诊、疑似病例出现的工厂、小区、核酸检测场所全面消杀。

身穿一次性防护服,背着大药箱、手持弥雾器,昨天下午3时,刚刚完成常规任务的冯宇又接到突发任务,立即赶往大兴区一食品厂。由于情况特殊,防护等级从一般越过中级,直接提升到最高,队员们必须换防化服前往。

“这玩意儿完全不透气,奇热无比,就算坐在开空调的车里也没用,冷风根本进不去!”冯宇说,就这样他们头顶高温,手提70斤重的弥雾器硬生生干了2个小时。用冯宇的话说,装在防化服里如同蒸桑拿,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往外流水,淌着绺往眼睛里、嘴里进。

“那滋味太难受了,又痒有闷,每个人都一样,你就看一个个在那莫名其妙甩头,那就是甩汗呢,痒也甩。”冯宇说。

干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,一男一女两名队员先后虚脱被扶了出去,冯宇也因为体力不支一头撞到门上,可对他来说没有撤退可言。

“我是队长,我要是撑不住,这支队伍就撑不住了!”他带着剩下的8个人一直撑到最后。

等解开防护服,接触到33摄氏度的室外温度,湿透了的冯宇竟感到一丝凉爽。再看裤管,一米八三的大个儿,汗水已经没到小腿,脚也被泡白了,他把裤管里的汗水倒出来,如同将一腔热血洒在家乡的土地上。

“我们的行程足迹能画出一副大兴的确诊地图了,几乎所有有关疫情的点位都有我们的足迹。”冯宇告诉记者,队员们日行4万步,最多1天21人完成了14个小区的消杀,而这是上级要求他们3天完成的工作量。

“这事儿没法等,要是因为没及时消杀出了新病例,我这辈子也过不去这个坎。”

不光冯宇一人拼命,其他队员也如此,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有老师、有老板、有出租车司机,当变身蓝天救援队队员时,他们就像永动机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下火线。高强度的工作让队员们先后出现中暑、感冒等症状,有的队员坦言一星期瘦了十斤,回到家强挺着洗完澡倒头便睡,第二天却又满血复活。“大家都在抢时间,封住源头才能说北京的疫情真的控制住了。”冯宇说。

每天消杀完毕,冯宇还要留下来收尾。由于高温高密度工作,一场行动下来弥雾器滚烫,如此消耗,每天都有三五台机器需要保养;加上制定第二天的计划,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一点。冯宇将一碗泡面呼噜呼噜几口扒完,赶紧回家睡觉,因为天亮了还有新的任务。

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曲经纬

编辑 匡峰

流程编辑 刘伟利

Power by DedeCms